歡迎訪問陜西建工新能源有限公司官網 Chinese | English
新聞動態 NEWS
<p> <strong>陜西建工新能源有限公司&nbsp;</strong> </p> <p> &nbsp;座機:029-83663581 </p> <p> &nbsp;郵箱:sjxny@www.hcgj8.com </p> <p> &nbsp;地址:西安市未央區鳳城九路79號 </p> <p> <img src="/upload/image/20200824/20200824160800_92394.png" alt="" /> </p>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行業動態

  •       5月19日,江蘇省政府與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在寧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簽約前,省委書記婁勤儉、省長吳政隆會見了國際電工委員會主席、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舒印彪一行。

          婁勤儉、吳政隆感謝華能集團長期以來對江蘇發展的大力支持。雙方表示將以戰略合作協議簽署為新的起點,充分發揮各自優勢,協同探索生態環境治理和能源結構調整的新路子。婁勤儉強調,江蘇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對江蘇工作的重要講話指示精神,認真落實新發展理念,著力推動高質量發展走在前列。隨著江蘇產業結構調整步伐加快,對能源的需求繼續擴大,新能源發展空間巨大。華能集團和江蘇有著良好的合作關系,希望華能集團抓住機遇         深化在我省各地的投資合作,與我省高校科研院所加強科研合作,共同為新能源未來發展探索路徑。

    舒印彪感謝江蘇省委、省政府一直以來對華能集團發展給予的大力支持。他表示,江蘇實體經濟發達,目前正著力推進產業結構調整和經濟轉型升級,未來發展面臨一系列重大機遇。華能將加快推進在蘇項目改造提升,按照長江大保護要求,調整優化布局,積極拓展新的發展空間,與江蘇攜手推動高質量發展。

    1.jpg

          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樊金龍與華能集團副總經理王敏代表雙方簽約。根據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深化能源領域戰略合作,以加快海上風電開發和加強裝備制造產業建設為中心,按照國家能源發展戰略,投入1600億元打造華能江蘇千萬千瓦級海上風電基地,建設研發、制造、施工、運維一體化的海上風電產業基地,積極推進沿江沿海生態環境治理,合作開發能源項目,建設自主創新的江蘇省新能源產業體系,共同應對生態環境治理和能源結構轉型升級的雙重挑戰,推動江蘇省和華能集團高質量發展。

    江蘇省政府秘書長陳建剛以及華能集團總會計師王益華等相關負責人參加會見和簽約。


    本文來源于:北極星風力發電網

  •       受國內多晶硅價格下降及部分多晶硅企業停產檢修的影響,一季度以來,我國多晶硅進口4萬噸,同比小幅提升4.4%。然而展望2019全年,業內人士則認為,基于全球光伏新增裝機需求進一步增長和三四季度國內多晶硅產量供應回暖影響,預計我國多晶硅進口量占國內需求的比重仍將繼續下滑。


      海關總署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多晶硅進口量達15.13萬噸,同比下降0.4%;進口金額20.77億美元,同比下降12.3%;多晶硅進口均價為13.72美元/千克,同比下降12%。從月度進口情況看,進口單價呈逐漸降低趨勢,特別是"5·31"新政出臺后進口價格大幅下降。


      從進口區域看,2018年中國自亞洲和歐洲進口的多晶硅數量占比在99%左右。全年平均進口單價為13.72美元/千克。其中,自歐洲進口均價最高,為13.76美元/千克;自北美洲進口均價最低,為9.06美元/千克。與2017年相比,自亞洲進口數量同比增長5.5%,自北美洲進口數量和金額同比出現較大幅下降,在69%以上。


      從具體進口市場看,2018年中國大陸主要多晶硅進口市場為韓國、德國和臺灣,自前三大市場進口量占總進口量的75%左右。因受中國多晶硅"雙反"稅率影響較小,韓國持續保持中國第一大多晶硅進口來源國地位,2018年中國自韓國進口金額為6.80億美元,占總進口額的32.72%,同比下降35.63%;進口量為5.02萬噸,同比下降26.78%。


      "自2013年以來,我國光伏企業每年進口多晶硅數量不斷增加,從2013進口7.3萬噸逐年增長到2018年進口15.13萬噸,年復合增長率為15.7%;進口金額由13.49億美元增長到20.77億美元,年復合增長率為9%;進口均價由18.5美元/千克下降到13.72美元/千克,多晶硅進口量增價跌趨勢明顯。"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光伏分會秘書長張森表示,2016年中國硅片產量64.8GW,多晶硅需求為25.92萬噸;2016年中國多晶硅進口量為13.9萬噸,中國多晶硅開工企業17家,有效產能達到21萬噸,產量達19.4萬噸,多晶硅進口占總需求的53.5%;2018年中國硅片產量109.2GW,


      多晶硅需求43.68萬噸,其中2018年中國進口多晶硅15.13萬噸,多晶硅進口占總需求的34.6%,低于2016年水平。隨著中國多晶硅企業發展和新建產能釋放,國產多晶硅替代進口多晶硅趨勢日益顯著。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中國光伏產業呈現規模穩定增長、建設開始放緩、市場價格持續下滑的特點。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統計,2018年,中國多晶硅產量超過25萬噸,同比增長超過3.3%;硅片產量109.2GW,同比增長19.1%;電池片產量87.2GW,同比增長21.1%;組件產量85.7GW,同比增長14.3%。


      2018年,中國光伏發電新增裝機4426萬千瓦,同比下降16.6%。其中,光伏電站2330萬千瓦,同比減少30.7%;分布式光伏2096萬千瓦,同比增長7.8%。(記者 劉葉琳)


      本文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 北極星風力發電網訊:2018年,我國海上風電進入快速發展階段,歲末年初更是有一批大容量海上風電項目集中核準。而隨著2019年國家風電、光伏平價上網政策的出臺,風電項目又迎來波動。現在2019年“競價新時代”已過近半,北極星風力發電網特地整理了2019年1月至今40個重大海上風電項目動態,總裝機11.27GW,供大家參考。

    2019年1月至今,據不完全統計,北極星挑選出共計17個重大海上風電項目核準、開工、吊裝、并網等動態,總裝機11270MW(包括2019年初江蘇省一次性批復核準的24個海上風電項目),主要分布在我國沿海幾大省份。

    其中江蘇省海上風電項目數量、裝機量均居首位。主要是其2018年底一次性批復核準24個海上風電項目,2019年初正式發布文件,總裝機6700MW,外加另外5個海上風電項目,總裝機量達8150MW。其余海上風電項目裝機廣東、福建、浙江、遼寧、上海依次遞減。

    值得一提的有“3”首個海上風電項目。分別為:

    2019年1月2日,國華能源投資有限公司首個海上風電項目——國華東臺四期(H2)300兆瓦海上風電場6臺4兆瓦風機并網投產;

    2019年1月4日,大唐集團首個首個自主開發建設的海上風電項目——濱海300MW海上風電項目首臺風機并網;

    2019年4月12日,浙江省首個海上風電項目——國電舟山普陀6號海上風電場全容量投產。

    2019年4月初,兩份風電平價上網政策的發布引起業界轟動和密切關注,2020年風電平價上網的壓力迫近。有相關證券分析認為此政策的推出將一定程度減慢海上風電發展速度,但有利于其長期發展;陸上風電或將有“搶裝潮”現象。(小編前面發布的《獨家匯總丨華能、大唐、中廣核、三峽4月份風電項目中標信息出爐!(附清單)》也可以看出苗頭,華能集團超百個風電項目以“工程施工類”占大多數)

    目前內蒙古、陜西、河南等也已相繼公布了2019年平價上網風電項目上報情況。發改委能源研究所時璟麗分析指出,海上風電目前來看有一定降價空間。2018年核準的項目,辦理完開工手續的項目就可以不參與競價,其余需要競價。

  •  國內最大的氫燃料電池膜電極生產線在廣州落地,第一代膜電極產品已經發布。

        新能源車年產能達30萬輛,電動公交車投入規模居世界城市前列,全國首家燃料電池膜電極產業化項目正式建成,廣州正打造“中國氫谷”……記者從廣州市工信局獲悉,“十三五”以來廣州市出臺系列政策,加大產業扶持力度,八大新興產業之一的節能和新能源產業進入發展快車道,對促進經濟增長、產業轉型升級,建設生態文明城市、美麗廣州的目標發揮了重要作用。2018年廣州市節能和新能源產業增加值547.53億元,規模穩步提高,綠色低碳發展水平不斷提升。

        電動公交車投入規模居世界城市前列

        目前廣州市新能源汽車產能已達30萬輛/年,全年廣汽新能源產銷超過2萬輛,同比增長4倍以上。新能源汽車推廣規模不斷攀升。2018年廣州市新增新能源汽車73160輛,保有量達到134041輛,同比增長165%,占全市機動車保有量257.33萬輛的5.2%,占全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261萬輛的5.1%。推廣規模緊隨上海、北京、深圳之后,車輛累計行駛里程超30億公里。

        廣州全面實現公交電動化。截至2018年底,全市累計推廣應用純電動公交車11225輛,超額完成超過1萬輛的原定工作目標,電動公交車投入規模居世界城市前列。全市累計建成各類充電樁約2.6萬個、換電站13座,累計充電4億度。

        超前布局氫能產業核心技術

        目前,廣州以智慧能源為引領,發展多種新能源利用。去年9月,國家能源局綜合司批復廣州開發區建設新能源綜合利用示范區。廣州超前布局氫能產業核心技術,著力發展黃埔區(廣州開發區)氫能產業,發揮集聚效應,積極打造“中國氫谷”。

        3月27日,廣州鴻基創能公司舉行了“氫芯中國”氫燃料電池膜電極產業化項目竣工儀式和產品發布會。鴻基創能公司建設的氫燃料電池膜電極生產線,規劃產能為10萬平方米/年,產品功率密度達1.2瓦/平方米,為全國最大膜電極生產線。鴻基創能科技(廣州)有限公司首席技術官、加拿大國家工程院院士葉思宇表示,鴻基創能是全國首家實現燃料電池膜電極產業化的企業,擁有目前國內燃料電池領域領軍人才密度最高的技術團隊。

        據悉,在廣州市有關部門的大力支持和協調下,該項目一方面加緊完成廠房裝修和設備訂制、安裝、調試,另一方面創造條件與國外企業合作,加快產品測試驗證。鴻基創能的生產線建設與產品測試驗證、完善幾乎同步完成,于是有了竣工與產品發布同時呈現的“壯舉”。

        同時,黃埔區依托省級氫燃料電池汽車商業運營示范區建設,引進了加拿大工程院葉思宇院士,牽頭聯合廣州氫豐能源、鴻基創能、雄川氫能等公司籌劃建設氫能創新研究中心,開展燃料電池用低鉑金催化劑、電解水制氫與車用燃料電池電堆和系統等關鍵技術研發創新。

        今年以來,中新知識城、廣州開發區西區建成了加氫站,氫燃料電池物流車已開始示范運行。

        推動新能源產業駛入快車道

        評論

        誰抓住了新興戰略產業,誰就有了發展新動能。以節能和新能源為代表的戰略性新興產業,代表了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方向,是城市獲取未來競爭新優勢之關鍵所在。譬如,氫能源就是21世紀最具發展潛力的清潔能源,具有“能量密度高、零排放、效率高、來源廣、可再生”等特點,符合環保和可持續發展的要求,世界各國都在大力推進。在節能和新能源產業方面,廣州謀劃較早、起點較高,成績不俗。

        讓全社會認識并接受節能和新能源產品,壘起節能和新能源產業的巍巍大廈,要進一步夯實地基,特別是基礎設施供給。以新能源汽車為例,在電池技術尚未完全成熟的今天,硬件設施的建設情況決定了車主們能走多遠、放心走多遠。具體來說,就是充電樁的可及性,包括鋪設數量和密度。揆諸現實,在充電樁建設方面,仍然有巨大的提升空間。充電尚且如此,對于氫能源來說,加氫站的技術含量更高、建設難度更大,無論管網建設,還是站點設置,都需要政府予以大力支持,方能行穩致遠。

        節能和新能源產業的競爭,歸根結底是人才的競爭。圍繞節能和新能源產業的新技術不斷涌現,這一領域的競爭也越發激烈,行業高精尖人才顯得尤為重要。廣州要發揮高等教育和科研機構眾多的優勢,以基礎研究為依托,以商業應用為目標,聯合海內外特別是港澳地區科學家,瞄準國內頂級水平、世界先進水平,不斷推動節能和新能源研究上水平,為相關企業培養高素質人才,為市場提供先進產品技術。(記者耿旭靜)

      本文來源于:廣州日報

  •  隨著風力發電在中國的大規模開發,如何在發展中減弱風電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成為各方關注的問題。4月22日,在第50個“世界地球日”到來之際,大自然保護協會(TNC)與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就“加強可再生能源發展和生態保護”簽訂合作諒解備忘錄。雙方將在未來五年緊密攜手展開合作,探索出一條適合中國的環境友好型風電發展之路。
      風電清潔、環保,是我國推動能源轉型、應對氣候變化的需要,是實現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目標的重要保障措施之一,其能源效益與環境效益顯著。但由于缺乏長遠和系統的發展規劃,某些風電項目在開發過程中出現了一些生態問題。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研究報告顯示,美國風機造成的鳥類死亡率預估在每年每兆瓦0.95到11.67只。而美國漁業與野生動物協會的統計數據更為直觀,美國平均每年有10萬到44萬只鳥死于風力發電機。
      “風電對環境生態肯定有一定影響,但是不能夸大這種影響。”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巖說,就能源本身而言,美國的一項研究表明,如果以能源全生命周期對鳥類的影響來看,相比風電和光伏,煤電每年殺死的鳥類更多。從煤炭的開采到發電、加之其所造成的氣候變化,平均下來,每1000兆瓦的煤電電力會導致5只鳥的死亡。而高樓和家貓對鳥類的影響更是風機的數千倍。
      在風電項目開發過程中,確實也存在一些破壞生態的問題,但這并非風電產業本身所致,更多是項目建設過程中的監管問題。美國、德國、瑞典、丹麥等國家的大量實例證明,規范化建設的林地和山地風電場不會對生態環境造成過度傷害,并能夠通過保護和修復措施將損害降到要求的范圍內。國內絕大部分風電場也能夠嚴格按照環評要求施工建設,其中國電寧海茶山風電場、華電郴州太平里風電場等眾多風電場更是與環境和諧共處,帶動地方經濟發展,改善民生的典型。
      在公平看待風電環保問題的同時,不可忽視的是,隨著風電建設重心東移,風電建設對生態的影響正在加大。如果不加以重視,不僅將對生態造成破壞,也會給開發商帶來風險和損失。
      “發展可再生能源和保護生態環境是大家普遍關注的問題,確保在大力發展風電和太陽能光伏發電的同時、不破壞重要的土地和水資源,變得尤為重要。在此背景下,TNC和CWEA在未來五年將緊密攜手展開合作。”大自然保護協會亞太區主任Jack Hurd說。
      秦海巖表示,風能行業也在積極尋求確保風電開發與環境保護協調發展的途徑,這也正是他們與大自然保護協會合作的初衷。特別是其關于DBD(Developed by Design,發展系統規劃)的提出,可以從政府政策制定開始為政府提供更為科學的指導;在企業開發建設前也可以提出有效的規避措施;在不可避免造成一定程度影響的情況下,可以用成本有效的方式對造成影響的區域進行生態補償和修復。
      據了解,TNC開發的“發展系統規劃”方法和工具,以科學為基礎,可為消除或緩解開發所造成的生態影響提供更為全面的解決方案:它能夠識別潛在的生態風險,引導開發工程規避高生態價值區域,指導補償資金配置、使其更有效地服務于生態修復和保護。該方法能夠彌補當前生態補償政策和具體實踐的很多短板和不足,為生態補償過程中的關鍵問題提供更透明和可信的科學解決方案。
      “TNC在美國的諸多成功案例已經表明,經過科學合理的規劃、建設和生態修復措施,風電發展和生態保護是可以實現共贏的。”Jack Hurd說,通過預測未來的能源需求,并在國家、地區或景觀尺度上進行規劃——而非零碎的、逐個項目進行規劃——可以減少可再生能源對土地及水資源的影響,保護自然資源和依賴這些資源的生態群落。
      秦海巖表示,風電建設需要做好前期的規劃工作,在規劃時盡量避開生態環境敏感區域;提高風電的設計水平,使之能夠很好地融入環境;施工后及時回填,恢復原有植被,可以大大減少水土流失概率;此外,在修建道路時盡量使用原來的道路或者在原有道路上拓寬,對水土和植被的影響會減小。

      “未來五年我們將與TNC在專業領域聯合研究、提高風電產業的環保意識、樹立行業標準等方面開展合作。”秦海巖說。

                                                                                                                             (本文來源于:經濟日報)

  •    據行業統計,2019年1-3月,全國新增風電裝機容量478萬千瓦,其中海上風電12萬千瓦,累計并網裝機容量達到1.89億千瓦。2019年1-3月,全國風電發電量1041億千瓦時,同比增長6.3%;全國平均風電利用小時數556小時,同比下降37小時。1-3月,全國棄風電量43億千瓦時,同比減少48億千瓦時;全國平均棄風率4.0%,棄風率同比下降4.5個百分點。全國棄風電量和棄風率持續“雙降”。

        2019年1-3月,平均利用小時數較高的省份是云南(1078小時)、四川(1048小時)。

        2019年1-3月,棄風仍較為嚴重的地區是新疆(棄風率15.2%、棄風電量13.7億千瓦時)、甘肅(棄風率9.5%、棄風電量5.5億千瓦時)、內蒙古(棄風率7.4%、棄風電量13.0億千瓦時)。

    省(區、市)

    累計并網容量

    發電量

    棄風
    電量

    棄風率

    利用
    小時數

      

    18888

    1041

    43.5

    4.0%

    556

      

    19

    1.3

     

     

    683

      

    52

    3.0

     

     

    578

      

    1439

    89.6

    4.8

    5.1%

    631

      西

    1073

    59.5

    1.0

    1.6%

    555

    內蒙古

    2879

    172.9

    13.0

    7.4%

    602

      

    784

    47.8

    0.4

    0.7%

    614

      

    514

    30.8

    1.4

    4.3%

    599

    黑龍江

    600

    40.7

    1.1

    2.6%

    678

      

    71

    4.2

     

     

    546

      

    886

    43.5

     

     

    516

      

    154

    8.2

     

     

    542

      

    252

    11.0

     

     

    438

      

    310

    22.0

     

     

    719

      西

    241

    13.1

     

     

    560

      

    1160

    54.1

    0.2

    0.4%

    470

      

    534

    18.9

     

     

    363

      

    366

    14.8

     

     

    411

      

    366

    20.2

     

     

    562

      

    391

    19.1

     

     

    489

      西

    236

    17.1

     

     

    753

      

    29

    1.1

     

     

    374

      

    50

    1.8

     

     

    370

      

    264

    28.2

     

     

    1048

      

    399

    24.1

    0.3

    1.3%

    627

      

    858

    92.7

    0.3

    0.3%

    1078

    西  

    0.8

    0.1

     

     

    894

      西

    440

    18.5

    0.4

    2.1%

    445

      

    1282

    52.0

    5.5

    9.5%

    402

      

    332

    13.6

    0.2

    1.2%

    412

      

    1011

    41.3

    1.3

    3.1%

    408

    新  疆

    1896

    76.4

    13.7

    15.2%

    403

        備注: 1.容量單位:萬千瓦;電量單位:億千瓦時;

        2.并網容量、發電量、利用小時數來源于中電聯;

        3.棄風電量、棄風率來源于國家可再生能源中心、相關電網企業。數據為空白的表示不存在棄風現象。

                                                                                      (本文來源于:國家能源局官網)

  • 近日,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行業發展與環境資源部發布了《2019年1-3月份電力工業運行簡況》。數據顯示,1-3月,全社會用電量16795億千瓦時,同比增長5.5%,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4.3個百分點。

    太陽能發電領域看,1-3月份,全國基建新增太陽能發電495萬千瓦,比上年同期少投產641萬千瓦,全國太陽能發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283小時,比上年同期降低6小時。全國主要發電企業電源工程完成投資406億元,同比下降4.3%。其中,太陽能發電10億元,同比下降29.1%。

    以下是《2019年1-3月份電力工業運行簡況》詳細內容:

    1-3月份,全社會用電增速同比提高,第二產業用電增速穩中有升;全國工業和制造業用電量同比增長,但增速均低于全社會用電量;四大高載能行業用電增速總體放緩,有色金屬冶煉行業當月用電量有所降低;火電和風電發電量增速同比降低,水電和核電發電量增速同比提高;全國發電設備利用小時與上年基本持平,水電發電設備利用小時同比持續增加;全國跨區、跨省送電保持較快增長;全國基建新增裝機容量同比持續減少,其中太陽能發電新增裝機減少較多;電源和電網完成投資同比持續下降,但清潔能源投資占比有所提高。

    一、全社會用電增速同比提高,第二產業用電增速穩中有升

    1-3月份,全國全社會用電量16795億千瓦時,同比增長5.5%,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4.3個百分點。

    分產業看,1-3月份,第一產業用電量16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6.8%,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3.5個百分點,對全社會用電量增長的貢獻率為1.2%;第二產業用電量10945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0%,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3.7個百分點,占全社會用電量的比重為65.2%,對全社會用電量增長的貢獻率為36.4%;第三產業用電量2859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0.1%,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6.6個百分點,占全社會用電量的比重為17.0%,對全社會用電量增長的貢獻率為30.2%;城鄉居民生活用電量283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1.0%,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6.2個百分點,占全社會用電量的比重為16.9%,對全社會用電量增長的貢獻率為32.2%。

    分省份看,1-3月份,除黑龍江和青海外,全國各省份全社會用電量均實現正增長。其中,全社會用電量增速高于全國平均水平(5.5%)的省份有16個,依次為:西藏(22.1%)、內蒙古(11.8%)、新疆(11.3%)、湖北(11.2%)、安徽(11.1%)、廣西(10.2%)、江西(9.6%)、湖南(9.5%)、貴州(8.6%)、寧夏(8.5%)、四川(8.3%)、海南(7.3%)、山西(7.1%)、河北(7.0%)、陜西(6.0%)和浙江(5.6%)。

    3月份,全國全社會用電量5732億千瓦時,同比增長7.5%,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3.9個百分點。分產業看,第一產業用電量5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9%,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2.0個百分點;第二產業用電量3884億千瓦時,同比增長6.3%,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7.9個百分點;第三產業用電量869億千瓦時,同比增長9.9%,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2.6個百分點;城鄉居民生活用電量93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0.6%,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10.5個百分點。

    分省份看,3月份,全社會用電量增速超過全國平均水平(7.5%)的省份有17個,其中增速超過10%的省份有:西藏(26.2%)、四川(16.1%)、貴州(15.7%)、廣西(14.6%)、江西(14.5%)、浙江(13.4%)、新疆(12.7%)、湖北(12.4%)、安徽(12.3%)、湖南(12.1%)和海南(10.2%);全社會用電量增速為負的省份為青海(-5.9%)和北京(-1.9%)。

    二、工業和制造業用電量同比增長,但增速均低于全社會用電量

    1-3月份,全國工業用電量1074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8%,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3.7個百分點,占全社會用電量的比重為63.9%,對全社會用電量增長的貢獻率為33.2%。3月份,全國工業用電量383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6.1%,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7.5個百分點,占全社會用電量的比重為66.8%。

    1-3月份,全國制造業用電量802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4%,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3.1個百分點,占全社會用電量的比重為47.8%,對全社會用電量增長的貢獻率為30.4%。3月份,全國制造業用電量270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9.0%,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14.3個百分點;制造業日均用電量87.3億千瓦時/天,分別比上年同期和上月增加9.7億千瓦時/天和4.2億千瓦時/天。

    三、四大高載能行業用電增速總體放緩,有色金屬冶煉行業當月用電量有所降低

    1-3月份,化學原料制品、非金屬礦物制品、黑色金屬冶煉和有色金屬冶煉四大高載能行業用電量合計4524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8%,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2.0個百分點,合計用電量占全社會用電量的比重為26.9%,對全社會用電量增長的貢獻率為14.2%。其中,化工行業用電量1098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9%,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0.7個百分點;建材行業用電量69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7.9%,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1.9個百分點;黑色金屬冶煉行業用電量1315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8%,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6.8個百分點;有色金屬冶煉行業1421億千瓦時,同比增長0.4%,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1.9個百分點。

    3月份,四大高載能行業用電量合計150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4.2%,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5.4個百分點,占全社會用電量的比重為26.2%。其中,化工行業用電量36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4.0%,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5.9個百分點;建材行業用電量233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1.3%,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40.8個百分點;黑色金屬冶煉行業用電量435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1%,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2.4個百分點;有色金屬冶煉行業472億千瓦時,同比下降1.6%,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4.1個百分點。

    四、火電和風電發電量增速同比降低,水電和核電發電量增速同比提高

    截至3月底,全國6000千瓦及以上電廠裝機容量18.1億千瓦,同比增長5.9%,比上月增加615萬千瓦,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0.2個百分點。水電3.1億千瓦,其中,常規水電2.8億千瓦;火電11.4億千瓦,其中,燃煤發電10.1億千瓦、燃氣發電8450萬千瓦;核電4591萬千瓦;并網風電1.9億千瓦;并網太陽能發電1.3億千瓦。1-3月份,全國規模以上電廠發電量1674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4.2%,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3.8個百分點。

    1-3月份,全國規模以上電廠水電發電量2159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2.0%,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9.4個百分點。全國水電發電量前三位的省份為四川(564億千瓦時)、云南(489億千瓦時)和湖北(235億千瓦時),其合計水電發電量占全國水電發電量的59.7%,同比分別增長4.5%、22.3%和-4.7%。

    1-3月份,全國規模以上電廠火電發電量12658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0%,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4.9個百分點。分省份看,全國共有18個省份火電發電量同比增加,其中,增速超過20%的省份有西藏(26.8%)和湖北(21.2%)。增速超過10%的省份有四川(14.7%)、北京(12.6%)和貴州(10.4%);另外13個省份火電發電量同比降低,其中,云南、廣東和福建降低超過10%,分別為-29.2%、-15.9%和-10.3%。

    1-3月份,全國核電發電量77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6.1%,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14.5個百分點。

    1-3月份,全國6000千瓦及以上風電廠發電量1041億千瓦時,同比增長6.1%,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33.0個百分點。

    五、全國發電設備利用小時與上年基本持平,水電發電設備利用小時同比持續增加

    1-3月份,全國發電設備累計平均利用小時919小時,比上年同期降低4小時。

    分類型看,1-3月份,全國水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為691小時,比上年同期增加74小時。在水電裝機容量超過1000萬千瓦的8個省份中,除湖北同比降低37小時,其他省份均同比增加,湖南、云南和廣西同比增加超過100小時,分別增加376、116和103小時;全國火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為1083小時(其中,燃煤發電和燃氣發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分別為1122和603小時),比上年同期降低6小時。

    分省份看,全國共有14個省份火電設備利用小時超過全國平均水平,其中甘肅、湖北、河北、青海、安徽、內蒙古、陜西、新疆和江西超過1200小時,而云南和西藏僅為302和81小時。與上年同期相比,共有14個省份火電利用小時同比增加,其中四川增加197小時,湖北、甘肅、貴州、新疆和北京增加超過100小時,而云南、廣東、福建、湖南和吉林下降超過100小時,分別降低220、175、119、118和116小時。全國核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1655小時,比上年同期降低35小時;全國并網風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556小時,比上年同期降低37小時;全國太陽能發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283小時,比上年同期降低6小時。

    六、全國跨區、跨省送電保持較快增長

    1-3月份,全國跨區送電完成1054億千瓦時,同比增長8.4%。其中,華北送華中(特高壓)15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1.7%;華北送華東111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3.8%;東北送華北102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6.0%;華中送華東51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2.5%;華中送南方43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1%;西北送華北和華中合計292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0%;西南送華東151億千瓦時,同比增長4.8%。

    1-3月份,全國各省送出電量合計2984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0.2%。其中,內蒙古送出電量43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5%;云南送出電量302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7.7%;山西送出電量263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9%;四川送出電量212億千瓦時,同比增長4.9%;寧夏送出電量18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6.0%;甘肅送出電量18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0.4%;安徽送出電量15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0.2%;新疆送出電量144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7%;貴州送出電量14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1.6%;陜西送出電量13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4.5%;湖北送出電量133億千瓦時,同比下降0.7%;河北送出電量13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4.7%。

    3月份,全國跨區送電完成36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9.4%。其中,華北送華東42億千瓦時,同比增長41.7%;東北送華北35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9.4%;華中送華東2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41.6%;華中送南方14億千瓦時,同比下降9.8%;西北送華北和華中合計107億千瓦時,同比下降0.2%;西南送華東5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0.5%。

    3月份,全國各省送出電量合計1066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0.7%。其中,內蒙古送出電量147億千瓦時,同比下降8.1%;云南送出電量112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2.7%;山西送出電量91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7%;四川送出電量72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1.7%;寧夏送出電量65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7.4%;甘肅送出電量63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8.5%;貴州送出電量5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0.8%;安徽送出電量53億千瓦時,同比增長0.6%;新疆送出電量5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0.7%;陜西送出電量49億千瓦時,同比下降3.3%;河北送出電量48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0.9%;湖北送出電量4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9.1%;浙江送出電量34億千瓦時,同比增長53.9%。

    七、全國基建新增裝機容量同比持續減少,其中太陽能發電新增裝機減少較多

    1-3月份,全國基建新增發電生產能力1788萬千瓦,比上年同期少投產716萬千瓦。其中,水電29萬千瓦、火電661萬千瓦、核電125萬千瓦、風電478萬千瓦、太陽能發電495萬千瓦。水電、風電和太陽能發電比上年同期少投產48、61和641萬千瓦,火電和核電分別比上年同期多投產21和12萬千瓦。

    八、電源和電網完成投資同比持續下降,但清潔能源投資占比有所提高

    1-3月份,全國主要發電企業電源工程完成投資406億元,同比下降4.3%。其中,水電155億元,同比增長48.0%;火電79億元,同比下降29.9%;核電76億元,同比下降39.9%;風電86億元,同比增長30.0%,太陽能發電10億元,同比下降29.1%。水電、核電、風電等清潔能源完成投資占電源完成投資的80.5%,比上年同期提高7.1個百分點。

    1-3月份,全國電網工程完成投資502億元,同比下降23.5%。

                                                               (本文來源于:索比光伏網)


  •       為深入貫徹落實國務院“放管服”改革有關工作要求,切實加強承裝(修、試)電力設施市場準入監管,以許可制度促進電力建設市場營商環境優化,保障各類市場主體公平競爭,根據《電力供應與使用條例》《電力監管條例》《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證管理辦法》等法規以及國家能源局相關工作部署,2018年7月至11月,國家能源局在全國范圍內組織開展了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制度執行情況重點問題專項監管(以下簡稱“專項監管”)。根據本次專項監管有關情況,形成此報告。

        一、專項監管基本情況

        本次專項監管主要針對近年來在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管理制度執行情況專項監管中發現的影響市場準入秩序及公平競爭、阻礙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證(以下簡稱“許可證”)功效發揮的難點問題,深入開展精準化事中事后許可監管,重點針對電網企業及各類承裝(修、試)電力設施企業(以下簡稱“承裝(修、試)企業”)在電網工程建設、電力設施安裝、維修、試驗等經營活動中落實許可制度的情況,主要監管內容包括是否存在以抬高許可資質門檻等方式限制公平競爭的行為,以及在施工過程中是否存在出租出借許可證、轉包或違法分包等問題。

        在本次重點問題專項監管中,國家能源局各派出能源監管機構(以下簡稱“監管機構”)嚴格按照“雙隨機、一公開”有關要求,在全國范圍內抽取了27家省級電網企業所屬的81家市(縣)級供電企業以及相關承裝(修、試)企業開展了現場檢查,共涉及各類電網工程建設項目超過1100個。大部分受檢企業能夠按照專項監管有關工作要求,及時報送相關材料,如實匯報執行許可制度的情況,并積極配合開展現場檢查等相關工作。

        從本次專項監管整體情況來看,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管理制度在各級電網企業基本得到了貫徹落實,承裝(修、試)企業依法在許可范圍內開展承裝(修、試)電力設施活動的總體情況較好,用戶受電工程市場公平開放程度有所提升,但長期以來影響承裝(修、試)電力設施市場準入秩序、阻礙許可證功效發揮的深層次難點問題依舊較為突出。

        二、存在的問題

        (一)電網企業

        1.個別電網企業對監管機構開展的現場檢查配合不積極

        典型問題1

        ■國網江蘇省電力有限公司相關部門在本次專項監管中,未及時組織開展自查自糾,未按時提交自查報告。在監管機構開展現場檢查工作時,配合工作不積極,提交的自查報告針對性不強,備檢材料不完整。

        ■國網黑龍江省電力有限公司以及吉林省電力有限公司對本次專項監管準備不足,存在文件流轉不及時情況,專項監管有關文件未轉發至下屬地市級供電公司,導致所屬相關單位未開展自查工作。

        2.關聯承裝(修、試)企業中標率持續偏高,電網工程市場公平開放程度較低

        國家能源局自2013年以來開展的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專項監管中,始終將電網工程建設市場向各類持證主體公平開放情況作為重要監管內容之一,并一直要求電網企業圍繞工程發包環節如何進一步提升市場開放程度采取切實有效的措施。從本次專項監管現場檢查結果來看,國家電網公司經營區域內的重慶市和西藏自治區,以及南方電網公司經營區域內的貴州、海南兩省落實上述監管要求的情況較好。除上述四省(區、市)外,本次專項監管覆蓋的其他區域均不同程度存在關聯承裝(修、試)企業電網工程中標率偏高的問題。主要表現為參與投標的電網公司系統外各類承裝(修、試)企業,特別是民營承裝(修、試)企業在工程承包環節的中標率普遍偏低,部分區域內甚至無一中標,基本只能以專業或勞務分包的形式參與一線施工活動。盡管這一問題的成因較為復雜,有一定的歷史及市場客觀因素,但明顯已成為目前制約民營承裝(修、試)企業進一步發展壯大、阻礙許可證功效切實發揮的“難點”和“堵點”問題,且其“普遍化”趨勢較往年有所增加。

        典型問題2

        ■甘肅省電網建設工程市場在承包環節基本無民營企業入圍,民營企業只能承攬勞務分包工程。從企業報送在建項目工程數據分析,甘肅省2016年-2018年在建電網工程42個項目中,100%為電網公司關聯承裝(修、試)企業承攬,無民營企業中標。

        ■吉林省受檢30項電網建設工程,全部由電網公司關聯承裝(修、試)企業中標;遼寧省受檢194項電網建設工程,中標單位絕大部分是電網企業、供電公司所屬關聯承裝(修、試)企業,中標率占比超過90%。

        ■山西省電網工程項目中標企業多為項目所在地供電公司的關聯承裝(修、試)企業,具不完全統計,其關聯承裝(修、試)企業整體中標率約為80%以上。

        ■陜西省地方電力(集團)有限公司榆林電力分公司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期間共有110kV及以上電網工程67項,全部由關聯承裝(修、試)企業承攬,市場占有率100%。

        3.在電網工程項目招標環節以不合理方式設定市場準入障礙

        (1)以合格分包商準入審查等類似方式限制承裝(修、試)企業公平進入市場

        電網企業利用其行業主導優勢,在其施工分包管理工作中,通過開展合格分包商準入審查或與潛在投標人開展競爭性談判等類似方式,形成合格分包商(或類似性質的)企業名冊。鑒于目前絕大部分民營承裝(修、試)企業基本通過分包方式參與電網工程建設活動,因此未通過審查進入名錄的持證企業在該年度內基本無法中標電網工程分包項目,實質上就是將其排除出承裝(修、試)電力設施市場,在較大程度上影響了市場的公平開放,削弱了許可證的權威和功效。

        (2)在招標環節以不合理方式抬高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資質門檻,限制潛在投標企業

        根據《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證管理辦法》第七條規定,取得五級許可證的企業可承攬10千伏以下電壓等級工程項目,取得四級許可證的企業可承攬35千伏以下電壓等級工程項目。部分電網及供電企業在工程招標中超越許可等級設置投標企業資質條件,以不合理方式抬高許可資質門檻,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具備承攬工程資質的潛在投標企業。

        典型問題3

        ■國網青海省電力公司2017年第一批服務類招標采購項目中,對10kV電網改造工程要求具有四級以上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資質。

        ■國網江蘇省電力有限公司鹽城供電分公司建湖運維站2016年維修項目—35kV雙回基105基刷色標勞務分包工程,在招標條件中注明需提供承修類三級資質。

        ■陜西省地方電力(集團)有限公司2018年度建設工程施工招標公告中,對35kV及以上電網改造工程要求投標企業須具有三級以上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資質。

        4.部分供電企業落實《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證管理辦法》相關規定不到位,在施工企業資質條件的查驗及設定等方面存在漏洞

        典型問題4

        ■湖北省電力有限公司襄陽供電分公司對投標承裝(修、試)企業許可資質把關不嚴,未發現湖北東方大華電力工程有限公司無證承攬襄陽公社二期項目;湖北宇能電力安裝有限公司無承試資質,在實施襄陽市第一中學10kV配電工程、襄陽恒大御府施工臨電工程等項目過程中,自行出具試驗報告。江西省電力有限公司景德鎮供電公司對投標承裝(修、試)企業許可資質把關不嚴,未發現浮梁縣億達電力安裝有限公司無證(許可證屆滿未延續且已注銷)承攬江西曹掌柜中藥有限公司10kV配電工程;景德鎮市森匯工程技術服務有限公司無證承攬景德鎮龍毅翔陶瓷有限公司專變工程、景德鎮市欣昌石材有限公司專變工程。

        ■湖南省電力有限公司衡陽供電公司衡南分公司對用戶受電工程施工企業資質查驗不嚴,未發現湖南網建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無證從事衡陽技師學院配電工程施工活動。

        ■海南電網有限責任公司昌江供電局《2017年大修項目(輸電線路安全隱患整治)采購方案》涉及的5條35kV線路,將不具備承攬該電壓等級工程的承裝類許可證五級列入對投標企業的資質條件要求。

        (二)承裝(修、試)企業

        1. 關聯承裝(修、試)企業在施工過程中存在轉包及違法分包問題

        典型問題5

        ■延邊延吉供電分公司關聯企業延邊電力安裝有限公司在承攬龍井中機能源光伏66kV送出工程時,將組塔、架線等主體工程違規分包給四川省南充市水電工程有限公司;四平供電公司關聯企業四平電力設備制造安裝有限公司在承攬吉林四平慶達光伏220kV送出工程后,將工程肢解分包給四平市程裝電力安裝有限公司及四平吉聯電力工程有限公司。

        ■長沙供電公司關聯企業湖南星電建設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將其承攬的220kV威天II線026#-032#桿遷及110kV證通專變線路工程(除采購設備材料外),以勞務分包名義轉包給湖南省湘鄉市電力建設有限公司。

        ■佛山供電局關聯企業廣東易達電力工程有限公司將承接的愛心精機(佛山)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配電房增容工程全部轉包給中美國際電力集團有限公司順德分公司。

        2.無證或超越許可范圍從事承裝(修、試)電力設施活動

        典型問題6

        ■安徽巢湖市富達建筑安裝有限責任公司、巢湖市中旱建筑工程公司無證從事焦姥路段高低壓桿線入地工程一標段、二標段電力安裝工程施工;山西榆次城鄉建設有限公司無證承攬晉中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的5項高壓用戶接入電網工程。

        ■唐山電力建筑安裝有限公司所持許可證等級為“承裝類二級、承修類三級、承試類三級”。該公司超越許可范圍承攬了國網冀北唐山供電公司220kV車軸山變電站3號主變大修、220kV呂家坨等變電站變壓器母線絕緣大修等工程。

        3.涂改、偽造許可證從事承裝(修、試)電力設施活動

        典型問題7

        ■北京東興建設有限公司涂改許可證有效期,承攬了北京京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東城區胡家園小區19樓鍋爐房新建315kVA箱變工程;天津市高網電力機電安裝有限公司涂改許可證有效期,從靜海、武清供電公司承攬16項電力工程項目。

        ■陜西瀚潮電力工程有限公司偽造許可證,以直接投標和分包等形式從內蒙古電力公司鄂爾多斯電業局和鄂爾多斯市和效電力建設工程有限責任公司承攬了鄂爾多斯市烏審旗2018年農網改造升級第二批10kV及以下等工程;新疆塔城地區天北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偽造許可證,于2017年至2018年在塔城地區承攬了27項10kV用戶業擴工程;新疆振能電力建設有限公司偽造許可證,于2018年3月承攬了疏勒縣新奧物流信息服務部10kV配電工程。

        4.以出租、出借許可證方式從事承裝(修、試)電力設施活動

        典型問題8

        ■廣西國電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以設立分公司的方式出借其持有的許可證給自然人黃某某在廣西北海開展承裝(修、試)電力設施活動。

        ■北京中電華科電力工程有限公司出借許可證給自然人楊某某承攬了瑯琊區人民法院審判法庭10kV配電工程、蘇滁公交停保場10-0.4kV配電工程、菱東家園二期配電及土建排管工程等項目。

        三、監管意見

        (一)處理措施

        1.國家能源局及各有關監管機構將依法對本次專項監管中發現的存在違反許可制度行為的承裝(修、試)企業(單位)下達整改通知書,要求其限期完成整改工作;對需要采取行政處罰措施的,將一律按法定程序予以處理。

        2.針對電網企業存在的限制市場公平開放、落實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制度不到位等重點問題,按照國家能源局關于進一步推動優化營商環境政策落實相關工作部署,結合近幾年許可監管工作情況,對有關電網企業開展監管約談,明確提出整改要求,并跟蹤監督其整改落實情況。

        3.根據國家能源局深入推進依法治理工作有關要求,進一步探索運用信用監管方式,對落實整改工作不到位或被予以行政處罰的相關單位(個人)依法采取列入能源行業信用“重點關注名單”直至“黑名單”實施聯合懲戒等新型監管方式。

        (二)監管要求

        1.針對本次專項監管工作中發現的各類重點問題,相關問題企業應配合監管機構認真開展并按時完成整改工作,同時要進一步梳理排查類似問題隱患,確保將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制度各項要求落實到位。

        2.電網企業要重點圍繞打破市場“隱形”壁壘,保障符合許可條件的各類市場主體平等參與電網工程建設市場競爭的權利,采取有效措施進一步提升電網建設市場公平開放程度;不得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以不合理提高投標資質等級、類別或設置合格分包商名錄等方式限制潛在投標人公平進入市場的權利;不得允許無證或者超越許可證等級類別范圍的企業承攬各類承裝(修、試)電力設施活動,并持續加強對所屬關聯承裝(修、試)企業的監督管理,堅決杜絕轉包、違法分包等嚴重影響施工安全及質量的違法違規行為。

        3.承裝(修、試)企業必須嚴格遵守承裝(修、試)電力設施許可制度,依法取得許可證并在許可范圍內開展承裝(修、試)電力設施活動;嚴禁涂改、偽造許可證(含許可證復印件),嚴禁出租、出借及掛靠、借用許可證違法從事承裝(修、試)電力設施活動;進一步加強對工程施工現場活動的管理力度,不得以任何形式轉包或違法分包電力建設工程。

    (來源于國家能源局網站)

  •   在光照資源條件較好的農村開展光伏扶貧,是在當下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戰略之一。另外光伏扶貧還與國家清潔低碳大的能源發展戰略相吻合。當光伏發電遇上貧困地區扶貧,既擴大了光伏發電市場,又為貧困人口增加了收入。
      隨著各地區的扶貧進入攻堅階段,對于光伏扶貧來說也衍生了很多模式,現階段主要有以下四種:戶用光伏發電扶貧、村級光伏電站扶貧、光伏農業大棚扶貧、地面電站扶貧。
      接下來我們就來說說,每種光伏扶貧模式都是怎么一回事,目前應用情況如何?
      第一種模式是戶用光伏發電扶貧。此模式是眾多光伏扶貧舉措中,被認為是最適宜大面積推廣,貧困戶最喜歡的模式。
      因為戶用型光伏發電可以因地制宜,依貧困戶屋頂、院落而建。裝機容量主要是3kW、4kW、5kW,對于產權和收益均歸貧困戶所有,這樣的小規模系統可以完全滿足用戶的日常用電,同時還可以有額外的發電盈余。貧困戶可以通過光伏發電獲取國家給予的光伏發電補貼,目前是0.42元每度,除日常所耗電外,多余的電還可以賣給電網,獲取賣電收益。每個月可以有幾百塊錢的收益,并且是持續性的,對于貧困戶來說是筆穩定的收入。
      所以這樣的模式一出就被貧困地區所看好,貧困戶也非常樂意的去接受。
      第二種模式是村級光伏電站扶貧。它和戶用型光伏發電扶貧是《?P于實施光伏發電扶貧工作的意見》意見中提到的兩種重要模式,安裝規模在25kW-300kW不等,是利用村集體土地建設,光伏電站的產權也歸村集體所有,光伏電站的收益由村集體、貧戶按照所定的比例分配,其中貧困戶的收益要在60%以上,確保光伏電站的收益真正用在刀刃上。
      第三種模式是光伏農業大棚扶貧。此模式是在已有的農業大棚頂部安裝光伏電站。與戶用型光伏扶貧、村級集中扶貧不同,因為光伏大棚扶貧規模比較大,少則幾兆瓦,大則幾十兆瓦。讓貧困戶和村集體投資的話不現實,一般由企業參與進來,產權歸投資企業和大棚業主共有,收益也會由企業和用戶分配,比例不會高于60%。因為企業投資光伏大棚,扶貧是其一,更重要的是有利可圖。對于光伏大棚扶貧,雖然商業味道更濃一些,但也不失為一種新的嘗試。
      第四種模式是光伏地面電站扶貧。它主要利用沙漠、荒山、灘涂、沼澤等未利用地而建設的地面大型電站,規模超過10MW,通常由企業參與,企業會與地方簽署捐助協議,把一部分發電收益捐贈出去,這筆資金主要用于地面扶貧,資金分配由地方統一分配給已建檔貧困戶。
      以上幾種光伏扶貧模式都不錯,但是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如扶貧電站資金誰出?怎么出?光伏發電收益如何做到公平、公正的分配等這一些列問題,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約光伏扶貧的向前發展。未來,光伏扶貧之路很寬,路也很長,但是要想把這路走好,還是要把以上問題解決的。

陜西建工新能源有限公司電話: 029-83663581郵箱:sjxny@www.hcgj8.com

地址: 西安市未央區鳳城九路鼎正中央領郡17號樓17層陜ICP備18010279號-1

彩神网